产业新闻

2015-2016中国电视媒体融合深度盘点

来源:http://www.twfengzheng.com 责任编辑:k8.com 2018-12-23 15:02

  【慧聪广电网】由中国电影电视技术学会、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媒体融合推进委员会共同发布的《2015-2016中国电视媒体融合发展报告》,作为首份电视领域的媒体融合研究报告,在分析媒体融合宏观环境、研判媒体发展趋势、分析媒体融合要素、总结国内外媒体融合典型案例及技术路线的基础上,创新性地提出了媒体融合力评价体系,并针对过去一年多的电视媒体融合实践进行了高度的经验总结。

  在电视媒体融合发展现状方面,该报告从电视媒体组织结构变革、生产流程变革、内容与业务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等角度,对过去一年多电视媒体融合发展进程进行了系统而深度的分析。笔者摘录该报告部分章节内容,对2015-2016年电视媒体机构的融合发展状况做简要盘点。

  (1)第一种模式是,区分文化公共服务与产业服务,将可经营性资产整体剥离成立产业化传媒集团进行独立运作。上海电视台与上海SMG集团在2014年底到2015年初的整体组织机构设计思路,湖南广电在2015年中的整体架构设计,都是这种模式的典型案例。不过,由于各方面原因,这种组织架构变革模式的实施存在较大的困难,在实践层面落地程度还比较缓慢。

  第二种模式是,在电视媒体集团之下针对若干垂直领域实施“制播分离”或产业化路线,在该领域由专门的机构全权负责整体业务发展和运营相关工作。目前大部分的电视媒体机构倾向于采取这一路线。中央电视台在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之下针对体育领域成立了中视体育公司;北广电针对“三农服务”领域成立湖北长江垄上传媒集团,针对婚恋类服务成立湖北广电桃花婚恋文化公司;苏州广播电视总台针对“智慧城市”服务成立了苏州世纪飞越公司。都是此类案例。

  第三种模式是基于区域化整合成立新的跨媒体机构,力图打造新型区域化主流媒体机构。这种模式指的是,部分地区在当地宣传管理部门的支持下,当地的主流新闻出版、广播电视等媒体文化机构共同成立跨行业的区域媒体集团。这方面的典型案例有,河南省政府推动成立的河南大象融媒体集团公司,北京市政府推进成立的北京新媒体集团公司。

  这方面分析,可参考笔者前者此前撰写的《电视台媒体融合与产业化中的顶层架构设计案例(1)》和《电视台媒体融合与产业化中的顶层架构设计案例(2)》

  在媒体融合趋势下,新升级瓷肌理护——佰,为了实现资源共享和优化资源配置,众多电视台纷纷尝试打破传统新闻团队和新媒体新闻团队的隔阂,朝着“超级编辑部”发展。首先是打破信息采集团队也就是记者团队的隔离,不再区分传统媒体采集团队和新媒体采集团队,转向全媒体记者。例如,江苏广播电视总台以“荔枝新闻”服务为开端推进记者团队生产流程变革,到2014年底大约形成1000人的全媒体记者团队。其次,打破编辑团队的区隔,将所有部门和栏目的新闻编辑统一为一个团队组成“超级编辑部”,共同策划、讨论,并按照“水波纹”传播方式与流程,对所有播出平台开展新闻业务。2015年上海电视台旗下的融媒体新闻中心就是这样的典型案例。再如,央视新闻中心和央视网共同组建的网络新闻部在2013年12月正式成立,双方一次为切入点不断深化推进“一体化策划、一体化制作、一体化呈现”。

  同时,在技术平台方面,部分领先电视媒体打通传统新闻编辑制作平台与新媒体编辑制作平台,向全媒体融合生产制作平台演进。例如,上述的上海融媒体新闻中心目前在原有的iNews平台之上搭建了xNews融合媒体新闻生产平台。

  按照产品思维来看,电视端只是内容的呈现渠道和用户互动渠道之一,而完整的产品分发需要面向全媒体输出考虑内容的播出和制作,特别是为了跟上新媒体竞争的要求,常常需要坚持“网络优先”原则,并在内容策划初期就要考虑新媒体端的互动设计。在表现形态方面,电视节目只是产品的一种呈现形式,除此之外还可以用视频专题、书籍乃至在线游戏等方式来呈现,这就是IP多元化运作的理念。此外,新媒体强调循环或闭环的产品流程。新的内容或产品策划需要源自以往内容或产品的用户反馈情况,需要结合后台的用户数据;或是将新媒体端的互动情况,直接乃至实时反馈到电视端节目之中。电视媒体在这方面,总体上还属于案例性尝试,还需要更多的机制创新探索。

  电视台或其频道、栏目开通微博、微信、手机App客户端(俗称“两微一端”),为用户各种提供参与体验,这是目前最常见的新媒体业务形态。但必须指出的是,大部分基于“两微一端”互动业务更侧重于“网为台服务”,就是通过互联网渠道和手段进行节目的整合营销与推广,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促进传统媒体发展。这种互动较少针对新媒体用户制作特色内容或特色应用,这种服务还属于初级应用,甚至很难称得上是融合应用。

  第二,针对新媒体渠道和新媒体用户提供与直播内容相关的特色内容与服务。在节目内容延伸性方面,新媒体渠道可以为用户带来关联内容、多机位镜头、360度镜头等特定的直播互动服务。早期的新媒体平台更多是利用互联网的无限承载能力,呈现电视节目更多的幕后花絮、背景等“衍生”内容。而更进一步的创新是针对新媒体用户消费习惯制作特色内容;或是围绕节目内容为新媒体用户提供更多关联信息及更多观看选择权。例如,在赛事直播、演唱会直播中将现场的多机位镜头与新媒体渠道结合起来,让用户拥有机位和拍摄角度的选择权。类似地,一些广播电视台利用VR技术提供的360度视角直播服务。

  第三,同步类型的“直播互动”是业务融合创新的重要发展方向。更进一步的内容融合趋势是将用户互动信息,直接反馈到广播电视节目特别是直播节目之中。这种别具特色的直播互动应用将是电视/大视频领域的重要创新发展方向。央视网与央视中文国际频道推出国内融媒体新闻评论节日《中国與论场》;湖南电视台在2015年的金鹰节颁奖典礼直播节目中应用的“弹幕”功能;广东广播电视台基于“啪啦啪啦”客户端提供的跨屏互动,正是这类创新的典型按例。

  在以上三方面创新的基础上,电视媒体积极推动商业模式创新。其中包括两类典型路线。第一类是IP多元化运营模式,湖南卫视的《爸爸去哪》在电视节目之外以手机游戏、电影、印刷书籍等形式进行产品销售;《中国好声音》(后改名为《中国新歌声》)在节目之外艺人经纪、互联网衍生产业等服务挖掘商业价值。第二类路线则是“媒体+产业”的升级版,即TV2O乃至TV2O&O。这方面的案例非常多,从早期湖北垄上集团面向三农领域的服务,到海南旅游卫视的“年假旅游”,到东方卫视的《女神新装》等等都是这方面的案例。

  此外,在数字化浪潮向各行各业全面渗透的过程中,部分电视台基于媒体公信力将业务延伸到信息化领域,乃至形成商业模式。这主要涉及两个方面。第一是“智慧城市”服务,其中“无线苏州”、“智慧无锡”是其中的代表。第二类是基于云计算提供区域信息服务平台,其中湖北广电的“长江云”、贵州广电的“广电云”和“版权云”是其中的典型案例。